Sunday, October 16, 2016

槟马华大会 陈宣锝动议感谢州主席演词

《 动议感谢州主席拿督斯里黄家泉部长同志的演词 》

陈宣锝 讲稿

尊敬的大会议长准拿督林敦良同志, 州主席拿督斯里黄家泉部长同志,州署理主席陈德钦同志, 区会主席们,敬爱的领导们,同志们 以及 媒体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

首先,我要感谢 党领导 给小弟 机会来代表 动议感谢 州主席拿督斯里黄家泉部长同志的 演词。

在州主席拿督斯里黄家泉部长同志的 领导下,槟州马华同志们 团结一致,大家一起 与州主席并肩作战,为民服务,强化 马华在槟州的 政治力量。

各位同志,

历史 让我们不只是 缅怀过去,历史也让我们更 理性多于感性 及 避免情绪化。历史教育提醒 新生代,今天的和谐,稳定,发展 不是“理所当然的”,而是我们先贤 辛辛苦苦 一步一脚印 付出建立起来的。

“有心人”曾经 要淡化 历史真相,而带来了霸气, 带来了霸权, 最终还差点 失去 半壁江山。

所以我认为 今天的 新生代 不要重蹈复辙,不要忘记历史,不要只看到现在,不要只感觉到 自己内心的 感性 和 情绪。

各位同志,

马来西亚 经历超过半世纪 许多国家梦寐以求的 安居乐业。自从308开始,国内 开始涌现 街头政治,各种乱象 也不断出笼。

本来 发表不满诉求 乃是 自由民主国民的 基本权益,但国内 这几年出现的 街头诉求,带出真正的 民主吗? 很明显的,马来西亚的黄色运动 受到 外国政权的 怂恿,就好像 全球各地的 各种颜色运动、花卉运动,轰轰烈烈之后,换来的 不是百姓的衣食住行,而是社会的 满目疮痍。

各位同志,

如香港,经过所谓的 民主示威后,国际金融中心 面对 日益萎缩局面;如阿拉伯之春 与 茉莉花革命,留下的是 源源不绝的 难民潮。

在泰国,红黄对抗期间 国家动荡不安,最后在军方插手下 虽然回到平静,但期间的创伤 却让国家资源 空转,浪费了 多少人力物力 及时间?

讲到马来西亚,马来西亚 经历过4次黄潮,哪 人民又得到什么?

各位你看,

夸口喊改革 改变的 反对党领袖 反而因为 罪证多达数万页 被控贪污罪,示威游行期间的 骚乱、砸车,虽然不及 外国的 烧杀掳掠,但也足以让 经济发展 裹足不前;更可笑的是,号称BERSIH的 政治示威集团,竟然有 贪污被告 摇旗带头。

最可怕的是,不是每个人都能 理智平静的 看待示威活动,有些人就选择 极端的 以暴易暴来对抗;续黄衫军 崛起后,红衫军也不甘示弱;所谓相骂无好口,两军对呛 必定擦出火花,一旦演变成 暴动,相关人等 拍拍屁股 溜到国外,承受这些后果的,难道不是你和我?

我在这里促請“紅衫軍”發言人拿督嘉馬尤諾斯,和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是时候 為國家 做點正面貢獻,勿在國家 面對各種挑戰時,以各种理由 發動非法示威 来捞起政治资本。

各位同志,

目前全球经济 放緩,我国也面對 各种经济挑战,各族应该 更加努力,集思广益 来拯救国家经济。现在应该让要让 外国投資商,看到我国是個 族群和諧的国家,继而對我国充满有信心,這樣才能有效的 吸納外資進入,進一步 促进我国 经济繁荣,而不是每天无止境的争吵。

国人一定要把持一马精神

国人应持有一個马來西亞精神,就如前几个月 举国都为步入 奥运会羽球 混雙決赛的組合 陳炳順及吳柳螢,还有拿督李宗伟等 所給予的支持一樣。和刚过去不久的 残奥运金牌得主 一起 据顾客欢庆一样,這才是真正展現出 族群团結和一马精神,而不是 每天在报章 在FACEBOOK上演吵闹不休的闹剧。这对经济,国家团结 和 种族和谐 一点帮助都没有,所以应该马上停止 任何形式的 非法示威游行活动和闹剧。

最后,

如果 你也像我一样 感受到 相同的能量;

如果 你也像我一样 感受到 相同的迫切;

如果 你也像我一样 感受到 相同的热情;

如果 我们都做了 我们应该做的事,那么我们应该 好不质疑的 挺身而出,重拾承诺,走出这段 漫长的 政治黑暗期,光明的日子 将会到来。

就与这几句和大家共勉之,谢谢!

Wednesday, July 13, 2016

陈宣锝 : 拿不出拨款 州政府失信

马华光大州选区工作队队长陈宣锝抨击,槟州新春庙会筹委会主席兼行动党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直言,他已无法再拿出7万令吉拨款给槟州各姓氏宗联委一事,令人傻眼,槟州政府不但骑劫民间活动,更失信于民,劣行可说打破了历届政府的记录!

“槟州政府一向来自吹自擂,指自己行政有多清廉,但是这宗庙会丑闻令人傻眼,不但承诺的拨款只拿出12.5%,庙会帐目更是令人生疑,难道槟州政府连办一场新春庙会也要涉嫌贪污舞弊?”

他指出,槟州各姓氏宗联委主席张威如说,宗联委历年举办庙会不但不会亏钱,反之还有盈余捐给慈善团体。

“但是庙会被槟州政府骑劫之后,今年活动就变成亏钱,这还不是涉嫌贪污腐败?”

“好好的民间活动,槟州政府为何非要骑劫不可?现在,大家似乎看出了蛛丝马迹。原来,州政府是要通过活动来进行一些暗地里的金钱活动。”

他说,最冤枉的是槟州各姓氏宗联委被逼吞下这个“暗亏”。

“当初每个参与的社团都提出一笔数额的拨款要求,黄伟益都点头答应,因此州政府总共答应拨款8万令吉作为活动开销,但至今宗联委只收到约1万令吉,还有约7万令吉未收到,黄伟益却不当一回事了,拍拍屁股走人,这种欺骗华社的行为不可原谅!”

陈宣锝说,更严重的情况是,黄伟益另一方面却付清了州政府委任举办庙会的活动公司费用,反过来却无法付费给参与的社团,这种行为已经显露严重的官商勾结,槟州政府必须交代清楚,否则无疑可被定为欺骗民间金钱的阴谋。

“现在就算槟州政府归还庙会主办权,也已经于事无补,州政府的诚信已经尽失。”

他说,更可怕的情况是,槟州政府不打算在明年归还民间主办权,还要继续利用这项庙会活动来“吸金”,白白糟蹋了槟州华人的传统文化!

他说,对比伊斯兰事务拨款,槟州华人的文化及活古迹已被边缘化。难道华人文化传承的重要性,还不如筹款100万令吉给火箭活动基金的林冠英涉嫌贪污案?

“前两届大选,槟城华人把火箭推举上神台,但是现在火箭反过来吞侵槟城华人,打算通过骑劫所有槟城华人的民间活动来进行不为人知的金钱活动,教人唾弃!”

他说,民间的活动只有民间懂得如何去办,而且这些民间活动一向来都有固定大力支持的赞助商,槟州政府看到了这块肥肉,就猴急骑劫民间活动,这种做法不但卑劣,而且可耻,看清楚真相的槟城华人,下届大选肯定唾弃火箭。

Thursday, February 25, 2016

陈宣锝: 槟州政府钳制槟州人民的言论自由

马华光大州选区工作队队长 陈宣锝指出,他终于明白槟州政府在旧关仔角设立言论广场的目的,是行动党为首的槟州政府给槟民的胶带,那是为了钳制槟州人民的言论自由!

“以前国阵时代,槟州没有言论广场,那是因为国阵政府没有限制发表自由言论的场合。现在,林冠英为首的火箭政府限制人民在特定范围内才可发表看法,所以,现在大家一直看到林冠英在打压言论自由。”

他指出,最近,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说州清真寺路移树被媒体恶意报导为砍树,他要采取法律行动,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陈宣锝谴责州政府根本就不能接受针对移树或砍树的反对声浪。如果州政府敢在州清真寺路加宽计划砍16棵树,就要勇于承认,而不是诬赖媒体。

“再说,媒体要将新闻放大至全国版,也是媒体的新闻自由,关林冠英什么事?”

他说,在林冠英执政下的槟州,非政府组织、媒体、记者都一一被起诉,林冠英打击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行为不可原谅,但公道自在人心,法庭也会公正判决。

“例如去年11月,林冠英和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就面临起诉《新海峡时报》诽谤的失败。”

他说,林冠英与拉玛沙米起诉新海峡时报诽谤,不满被指动用流氓干扰会议进行的新闻报导一案败诉,高庭谕令林冠英与拉玛沙米必须承担10万令吉堂费。

陈宣锝指出,林冠英无法接受批评的态度越来越恶劣,而且喜欢随便乱骂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即使本身错了也指鹿为马乱骂一通,令人难以相信他是一州之长。

“槟州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已死?”


Wednesday, January 13, 2016

陈宣锝:州政府没严密监督工程,导致延误。

马华光大州选区工作队队长 陈宣锝 文告

槟城吉宁万山提升及维修工程无法在定期完工,而且一再拖延,至今工程只完成70%,而槟岛市政厅终止了无法预定在20157月竣工的承包商的合约,那槟岛市政厅及槟州政府是否有必要给民众一个交代,以承认自己的失责。

槟岛市政厅及槟州政府没有好好的严密监督工程的进展,而导致工程延误,也拖累了在吉宁万山内营业的小贩们,许多做到一半的工程被迫耽搁下来,菜市场内的空间变得局促,停车场也不能停车,顾客少了许多,生意大受影响。

我质疑,由林冠英为首的槟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推行了淋漓满目的计划和施政,都是注重宣传表面功夫,多过实质效益。就如州政府全面增加市局执法人员,从早上到半夜三更执行拖车及开发罚单,冲着百姓开刀,来赚取那几十块的罚款,而另一边却亏掉亿亿声的人民血汗钱,没好好严密监督工程进展。

跟据州议会YB曹观友的书面回答资料显示,州政府已耗资1200万令吉来提升及维修吉宁万山工程 ,由于一再拖延和换新承包商,2016年槟岛市政厅需额外耗资135万零吉(RM1,350,535.00)在维修吉宁万山工程。这也等于MBPP需拖9003辆车 27010辆车轮,才能取回这款项。

我更质疑,槟岛市政厅是如何遴选承包商及批准工程的,难道要在槟城物色合适的承包商那么难吗?怎么大部分工程都是拖延或延误的?这是否从中有什么舞弊,还是猫腻?看来槟城火箭政府喊出的能干、可靠及透明(CAT)的政策已死亡

我建议槟岛市政厅还是尽快物色合适的新承包商来完成这吉宁万山提升工程,别再拖累在吉宁万山内外营业的小贩们。最重要还是给个日期,向人民交代吉宁万山提升及维修工程几时能完工?

我吁请槟岛市政厅在近期内公开承包商合约和预测的工程进展表,以及严密监督接下来的施工,确保新的承包商如期完成工程

Monday, January 4, 2016

陈宣锝: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不应该用拨款来打压人民

光大一马社区理事会主席 陈宣锝 文告 04012016

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是否认为,接受政府拨款的社团及民众就应该百分百对发出拨款单位绝对效忠及感恩?甚至面对不公平打压也不可以出声?

身为首席部长,一举一动都是人民的模范与榜样,岂能把两件毫无相干的个案扯在一起进行人身攻击?周呈慧虽身兼岐山堂主席及姓周桥名誉顾问,难道就要因为州政府给予岐山堂教育基金就要昧着良心坐视姓周桥权益受侵蚀、就要当一个黑白不分的顺民?再说,首席部长的感恩论岂不也鼓吹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贿赂文化?况且,岐山堂获得的5万教育基金本来就是人民的钱,受惠单位要感恩也是向人民而不是向首席部长!

首席部长都会说槟州政府颁发教育基金时不看受益单位政治背景,那又怎么自打嘴巴的以拨款来算旧账?首席部长应有的水准去了哪里?马来西亚人民拥有结社自由、申诉民情空间,首席部长岂能因姓周桥单一事件,侮辱所有周姓人家没水准?周呈慧身为平民百姓尚且分得清公私分明兼顾不同组织权益,怎么堂堂首席部长反而黑白不分随口诬蔑他人?

首席部长也懂得说,姓周桥不是周呈慧“老爸的地”,那也不要忘记,槟城更不是林首长的私家产业,就连整个州政府运作的一分一毫也都是槟城人的财产,所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既然首席部长会抬出州政府土地这个大帽子来施压,那怎么不想想州政府本来就是人民公仆,怎么能够不为人民分忧反而与人民对抗添忧?

行动党政府是不是依仗槟城人对行动党的支持,不惜牺牲小部分姓周桥及周氏选票,为的是要转移伊斯兰党所提出的12亿美金以色列献金及4000英亩填海课题?

槟州行动党政府如果真心发扬槟州拜天公文化,大可以在更宽敞、更多泊车空间的旧关子角草场主办槟州政府的拜天公大典,这不只让槟州更扬名四海,也推动拜天公文化到各族各裔,问题是,槟州行动党政府有这个胆吗?

我吁请行动党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跳出欺压平民的圈圈,把槟州、把姓周桥的百年祭天仪式推广至政府层面,不要只会与民争锋。

Tuesday, December 29, 2015

陈宣锝:非议G Club脚车俱乐部 “快乐建在他人恐慌上”

马华光大州选区工作队队长陈宣鍀文告

在万分同情脚车热爱者“欲骑无路”的情况下,相信大家会想到“行人与脚车共享通道”概念,但追根究底,挑起骑车热潮的槟州民联政府不应该把自己的荣耀,建立在无辜障友、行人的安危上!

G Club 脚车俱乐部拥护槟岛市政厅这项计划的出发点无可厚非,毕竟争取自己的利益是人性所趋,但却似乎找错对象,他们应该迫使始作俑者,也就是槟州民联政府在不危害障友安全、不剥削路人利益的情况下实现他们的政治承诺,而不是把骑士的对机动车的恐惧感,转移到相对弱势的行人道使用者身上。

若掀起骑车风潮的政府无法落实为骑士提供安全、恰当的脚车道之承诺,应该坦然的为自己失信背诺向公众特别是脚车骑士道歉,而不是霸王硬上弓地花上千百万把行人道漆上绿色当作政绩、让骑士与行人自生自灭不了了之;骑劫行人道作为美其名的共享道,只是再次凸显槟州民联政府在房屋政策上的劫贫济富特性,为小众利益掠夺了公众权益。

至于脚车俱乐部所提出的理由,如行人少过车辆、行人道被小贩摊档及摩托车霸占、要求批评者提出解决方案等,表面看来头头是道,但却是似是而非站不住脚!当局是否做过调查,取得行人道使用者数据?什么时候开始,欺善怕恶成了槟城人的作风?而行人道是路人应该享有的权益,就如州内许多空置房屋,依据俱乐部逻辑,政府岂不是可以征用予安顿街头露宿者?再说,霸占行人道的岂止小贩摊档与摩托车?前PPS的废置货柜到处可见,市政厅什么时候要把行人道使用权归还路人?行人道被滥用或霸占,地方政府有责任采取执法行动把路权归还行人,并不需要脚车俱乐部越俎代庖;至于要批评者提出解决方案,更是贻笑大方,怎么不敢叫提出政治承诺的政客们在不损及第三方利益下还我骑士一个骑车空间?

至于俱乐部所谓的建议,如要求骑士、障友及行人对自己负责,互不侵犯及违法根本就是笑话,侵权霸占障友、行人的权益,还要受害者自行负责?天底下除了强盗与土匪,哪里还有这个说法?障友或行人被机动车所伤,基本上都在法律下获得保障,被脚车撞死或撞伤,要找谁负责?就算有牌有照的机动车,也不时发生撞后逃事件,被无牌无照的脚车所伤,岂不更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再次重申,我们百分百支持脚车使用者争取无障碍空间,但绝不认同把自己的方便与快乐建立在他人的恐慌不安上!当年许下承诺的民联政府应该实现他们的政治目标,为了公平与公义,就算是建双层步道或是地下通道,绝不应该剥削行人的走道!

陈宣锝:乱乱来的脚车道概念

马华光大工作队队长陈宣锝表示,槟州政府于2011年推介脚车道概念后,已花掉3000万令吉在槟岛油漆全长150公里的脚车道,分为各个种类的环岛脚车道。

根据日前报章报导,单在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便使用一半的MBPP选区拨款506万令吉,建设这种有问题的行人与脚车共用的脚车道。

他说,州政府的这种行为可说是“乱乱来”,因为脚车道不是这样规划的。

现今槟岛城市内的道路设计、城市规划、建筑物铺陈都应该以车辆使用空间为主要考量,根本对脚车骑士不友善。州政府必须把结构和地方大蓝图全面改造后,重新把槟城规划成一个可容纳脚车道的城市后,才可以开始推行脚车道,而不是在乔治市狭窄的街道胡乱油漆脚车道。

根据1976年的《城市及乡村规划法令》第11条款,每5年各州都必须更新其州内的结构和地方大蓝图。可是槟州的结构和地方大蓝图在2007年后,至今8年了依然没更新,槟州希联政府还在梦游中?

“总归一句,以火箭为首的州政府善于“敷衍兑现承诺”,讲就天下无敌,做就无能为力。脚车道这件事应验了槟州希联政府的无能,做不来就乱乱来!”